新术仍是旧技:十九世纪前欧洲常识界的中医认知

  【专家论坛】   

  作者:高晞(国家社科基金冷门绝学项目“十九世纪前欧洲科学家和汉学家视野下的中医西传研讨 ”负责人、复旦大学教授)

  “中医西传”,或称“海外中医热”其实不 是一个新话题,国内有不少专门的研讨 机构,研讨 成果丰盛 。这些研讨 有一个一起特点,即注重 海外中医药的应用和普及,注重 中医在今世 西方社会的生计 与影响。但中医西传究竟是怎么 发生的,其间阅历 了怎样的过程?十九世纪前在欧洲科学家视野下的中医是新术仍是 旧技?欧洲汉学家怎么 看待中医?这些都是“中医西传”研讨 中值得注重 的问题。

新术仍是
旧技:十九世纪前欧洲常识
界的中医认知

新术仍是
旧技:十九世纪前欧洲常识
界的中医认知

西文中医书本 中介绍的土茯苓等中药与诊脉方法。资料图片

  西医东渐和中医西传简直 是在十五世纪地舆 大发现之后同时发生的,但两者传达 的最初方式却大相径庭。西医的诊疗方法是通过来华西方医师 的手和手术刀展示 的,医学常识 是由耶稣会士编译绘制的中文书本 和图谱解释的,由此使中国士大夫和普通群众 能直接体认西医的技能 与理论。而中医西传却是借助商业通道进入欧洲世界,西方商人、旅游 家和布道 士自东方探险回归时,通常会随身携带数量可观的中药和“许多医书和本草书本 ,包括上古和后世医家的著作,内容触及 他们怎么 观察疾病、医治 病人的疾病,以及怎么 制造药剂抵挡 疾病和人体虚弱”,对中医中药的了解 与使用需要西方人自己琢磨、猜想与研讨 。

  十六世纪,欧洲科学家对待东西方医学交流的情绪 ,可以用积极拥抱来描述 。首要 对中医药作出公开反响 的是文艺复兴时期的解剖学家、欧洲医学史上的划时代人物维萨里。1543年,他在人体解剖基础上完成的《人体之构造》在欧洲出版,该书颠覆了传统的以动物解剖学为基础的盖伦解剖学理论,遭到欧洲解剖界的激烈 抨击。为此,维萨里以正盛行 欧洲的中药为题撰写了《中国根函件 》(注:“中国根”为中药土茯苓)。在书中,他借中国“万灵圣药”被查理五世承受 为例,论说 了这种突现欧洲的异域新药既能补偿 欧洲传统药物和疗法的不足,又存在不尽如人意的地方 的现实,以新技能 往往行进 与缺陷共存的观念 ,为自己的解剖新发现和颠覆性理论辩解 。在欧洲医学界由古典常识 向近代启蒙思维 转化进程中,“中国根”这一符号所蕴含的改造 意义起到了一定作用。

  十七世纪初期,中医常识 正式进入欧洲常识 界。主要载体是布道 士的报导 和游行者的行记 ,以及由欧洲境内布道 士依据 不同陈述 编写的中国书本 ,其间 以卫匡国的《中国新图志》、曾德昭的《大中国志》、基歇尔的《中国图说》和杜赫德的《中华帝国全志》影响最大。这些著作中或多或少会触及 一些中国医学的记载 ,以布道 士亲眼看见的中医医治 实证为多,成为欧洲天然 哲学家、博物学家和汉学家研讨 中国的底子 素材。在1680—1689年这十年间,相继有三部西文中医专著在欧洲问世:1682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医师 卡莱耶尔所著的《中医指南》、1683年在日本的荷兰东印度公司医师 瑞恩编译的《针灸》以及1686年德国汉学家门采尔在纽伦堡科学年鉴上宣布 与卜弥格、卡莱耶尔一起署名的《中医钥匙》。这些著作中触及 中医切脉术、舌诊术、针灸医治 、丹方 以及中医理论等专业常识 。中医学的诊断与医治 技能 、中医方法与理论,以西语形式呈现给欧洲读者,清除了欧洲科学家的中医常识 盲点,为他们知道 与研讨 中国医学打开了一条通道,将欧洲的“中国热”推向一个小高潮。英国皇家科学院创始人波义耳、实验室总监胡克,牛津大学博德利安图书馆馆长海德和大英博物馆创始人斯隆等人也纷乱 加入这股研讨 热潮。

  胡克和波义耳是十七世纪欧洲科学界由传统天然 哲学向近代科学转型过程中的代表性人物,他们在建构各自的学术体系和设计实验项目时,都曾将目光投向中国医学,从布道 士的著作中寻找东方常识 和技能 的资源和信息,以此为参照系,审视欧洲传统的学术体系。初踏欧洲的中国医学,从酿酒技能 、饮茶习俗等摄生 方法,到诊脉、针灸等医治 手法 ,在这些欧洲科学家的眼中都是一种新技能 、新方法和新经历 。

相关阅读